[反四风]日剧《法医朝颜》:开局不错,但前路不明

时间:2019-07-10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堵漏王价格注意:本文有剧透

7月8日,“月九剧”新番《法医朝颜》(監察医 朝顔)开播。“朝颜”在日语里有“牵牛花”的意思,虽然第一集的收视率高达13.7%,创出同时段的年内新高,但是这朵鲜花最终能够在“令和”之夏的屏幕上怒放么?

“月九剧”的份量

很多人都知道,自从NHK在1953年(昭和28年)播出日本第一部电视剧《晚饭前》之后,日本电视剧的制作基本是由各家电视台自行完成并独立播放的。按节目播出的模式划分,电视剧属于常规节目,也是各家电视台的标志性节目,甚至是生命线。“不论哪个时代,电视剧都是最佳时段最重要的节目类型。电视剧不光会对收视率竞争产生很大的影响,作为该电视台的门面,也会给观众和赞助商带来强烈的冲击”。

《法医朝颜》海报

日语对于周一到周日有套特别的叫法,比如周一叫做月曜日,因此周一晚九点就是“月九”。有意思的是,在日本人的观念里,“月九”被看作第一黄金的电视时段。这个黄金时间段的界定和日本人休息娱乐习惯有关——日本人喜欢周末出门进行娱乐活动,而工作日第一天(月曜日)又经历了辛苦的工作,于是大部分人会选择这天晚上呆在家里看电视来休闲放松。

这样一来,安排在“月九(21:00 – 21:54)”这个时段播出的电视剧也就成了日剧收视风向标。反过来,“月九”也成为一种质量标签,这个时间段播出的剧目通常都会有基本的质量保证和收视保证。从1988年开始,富士电视台几乎所有受关注的电视剧都安排在“月九”这个时段播出。至于真正奠定“月九剧”地位的经典则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播出的《东京爱情故事》和《101次求婚》,这两部作品的优秀已为世人所公认。后来像脍炙人口的《爱情白皮书》、《悠长假期》与《恋爱世纪》,也都属于“月九剧”。

“月九剧”经典《东京爱情故事》

虽然老龄化的日本社会向以保守著称,相比其他地区,电视受到网络的冲击显得不那么剧烈;最终仍旧难逃颓势。收视率高低是评判一部日剧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早年的“月九剧”平均收视率突破20%并不稀奇,但是2014年的“月九剧(尾野真千子主演的《极恶乱暴者》)”收视率居然第一次跌破了10%。从2016年1月到2018年6月的10部“月九剧”里,竟然有九部的收视率没有达到两位数,唯一的例外是2017年夏季档的《Code Blue》第三季……好在最近一年的4部“月九剧”收视率重回了两位数,而这自然也让作为“令和”时代首部播出的《法医朝颜》平添了一份压力。

来自漫画

由于日本漫画业的发达程度称得上独步天下,漫画改编电视剧早就成了“漫画-影视-衍生品”这一“三位一体”产业链条中的一环。实际上,很多引发万人空巷的经典日剧都是由漫画改编而来。比如《金田一少年事件薄》原著漫画属于日本上个世纪很受欢迎的推理漫画,金田一总共参与了几十个案件的侦破,给电视剧的改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前前后后一共有四位演员在电视剧里塑造了这个著名的学生侦探。而《法医朝颜》同样也是改编自香川正人的同名漫画。这部30卷的漫画从2006年连载到2013年,总计30卷。

原著漫画

《法医朝颜》漫画讲的是住在神奈川县的医生山田朝颜(电视剧改为“万木朝颜”)与其父,担任刑事警察的山田万平(电视剧改为“万木平”)寻找1995年阪神大地震(电视剧改为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中失踪母亲“活着的证明”的故事。

在日本,除了东京、横滨、名古屋、大阪与神户这五个大都市之外,其他地方没有单独的“法医”。因此警方有了命案,需要普通医疗机构的医生协助,临时充当“法医”的角色,《法医朝颜》的故事也由此展开。虽然只是一部漫画,但《法医朝颜》的监修却是杏林大学医学部名誉教授佐藤喜宣,这无疑也是因为《法医朝颜》的“医疗漫画”属性——说起来,这一漫画分支的出现要归功于日本漫画大师手冢治虫,他以医学博士的专业背景,将医疗专业知识安插进了漫画剧情之中。

在《法医朝颜》中担任女主角的上野树里上一次担纲“月九剧”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这部名为《交响情人梦》的“月九剧”同样是一部改编自漫画的电视剧。为了更好地还原漫画,除了在日本当地取景以外,甚至有大量的戏份是在法国巴黎完成的。上野树里凭借此剧夺得第51回日剧学院赏、东京国际戏剧节主演女优赏等奖项,并因此人气急升。2011年上野树里主演了NHK“大河剧”《江~公主们的战国~》(饰演主角“江”)——这往往被看成对演员地位的一种肯定。有趣的是,在此剧中扮演“江”的父亲(浅井长政)的时任三郎,在《法医朝颜》中因为扮演万木平一角,与上野树里再成“父女档”。不过,自从2016年结婚之后,可能由于家庭的原因,上野树里逐渐淡出了一线女优的行列。

女主角上野树里

青出于蓝还是狗尾续貂

尽管只播出了一集,还是很容易发现《法医朝颜》采用了日剧常见的“主线结构+独立单元”的叙事方式。电视剧一开始就营造了一个诡异的场景,万木朝颜与万木平这对父女一起进食早饭,偏偏缺少了在日剧中往往不可或缺的母亲/家庭主妇的存在。《法医朝颜》故事的展开有股挥洒不开的悲伤,台词、节奏与配乐都强烈造成了观众的这种感觉。直到第一集的片尾,如此做法的用意才告揭晓:电视剧通过女主人公回忆的方式告诉观众,她的母亲在东日本大地震中不知下落。

剧中的父女

在地震中失联的母亲下落究竟如何,这自然会是贯穿《法医朝颜》整剧的主题。悬念大师希区柯克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有四个人围在桌边谈棒球赛,如果观众预先知道在桌子底下藏着一颗炸弹,并且它即将在五分钟之后爆炸,那么观众作为知情者,在这四个人谈论棒球的这五分钟内,就会形成一种独特的情绪,这种独特的悬念感让观众为这四个人捏一把汗。但如果,观众事先不知道桌子底下有颗炸弹,在五分钟之后,炸弹爆炸,那么观众最多只会出现“十秒钟的震惊”,但对于前五分钟的谈话则会感到沉闷和无聊。这种“主题性悬念”的存在,当然也将是《法医朝颜》的一大看点。传统职业剧往往采用“行业+个人生活”双线并行的结构策略,一方面展示行业的故事,一方面讲述人物的生活。而这两者在《法医朝颜》里似乎可以合二为一了。

与之相对的是,《法医朝颜》的每一集可能都会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观众对于医疗题材的期待,有相当大的分量源自对医疗行业的猎奇心理。医疗剧因此也被人称作是“电视剧皇冠上的一颗明珠”。而法医相比医疗职业领域相关的其他职业则更具神秘感(据说日本从事法医职业的人员仅有150人左右)。观众在日常生活中比较容易接触到医护人员,医生的工作状态也有所知晓,但法医工作却很难如此“透明”。因此,聚焦法医这种冷门职业,可以满足观众对不熟悉行业的猎奇心。而且,追寻死因本来就近似破案,这种悬念感与大多数犯罪悬疑剧的特征并无二致。

在第一集中,《法医朝颜》就为观众呈现了一个有些出人意料的案例。死者在解剖后发现胸腔积水,警察与医生们为此各执一词,有的说是急性心肌梗塞,也有的说是溺水身亡。最后的真相却令观众目瞪口呆,原来死者在河边行走时,突遭歹徒抢劫,被打晕倒地,肺部吸入河水后出现了“迟发性溺水症状”,直到苏醒后步行到一个仓库时才突然感觉呼吸困难,随即发病身亡。

出人意料的死因

尽管有这样的“出乎意料”,《法医朝颜》所选择的医疗+悬疑题材,仍旧很容易令人联想起2018年上半年在豆瓣上赢得惊人高分(9.4)的日剧《非自然死亡》。石原里美主演的这部神剧讲的就是在“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任职的法医三澄美琴和同事们探查死者真正死因的故事。在刑侦推理剧盛行的日剧市场上,这个题材不算新鲜(《科搜研之女》等同类型剧珠玉在前),收视率也不算太高(平均11.06%),但《非自然死亡》却杀出了条血路,它不仅让法医这一职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还能每集都带出一个话题,引发舆论热议。

同样是整部电视剧的第一集,《非自然死亡》在追查死因时,法医们先否定谋杀,确认病死。死者随即被认定为传染源,遭遇铺天盖地的舆论抨击。再查下去,却发现病源在医院,关键信息被隐瞒,而加害者又变成了受害人。相比之下,《法医朝颜》中的剧情虽然也有反转,不失悬念,毕竟平淡了许多。它也不像《非自然死亡》那般,在反转再反转的剖析过程中,将舆论暴力、公众知情权等多个热点议题自然而然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反而只是简单打出了一张司空见惯的家庭温情牌。

《非自然死亡》海报

假若以此来看的话,《法医朝颜》想要青出于蓝赢过《非自然死亡》绝非易事。对这部“月九剧”而言,如何继续吸引观众追剧,维系堂堂黄金档电视剧的尊严于不坠,才是最为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