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作文]跑马厅:上海城市之心的前半生

时间:2019-08-09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电除尘器配件今年暑期,由上海南京东路街道主办,UrbanNetworkOffice 策展的“江阴路街区的前世今生”系列展览和讲座吸引了大批游客和市民的关注。8月4日,系列讲座最后一讲“从跑马场到人民广场”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举行,人们的热情也如同炎夏气温一样高涨,大家共聚一堂抚今追昔。

作为城市地理的坐标与核心景区,人民广场历经的沧桑和变迁承载着城市发展的重量,也成就了恒久魅力。它从来不是“老掉牙”的话题,而一直闪耀着魔都“C位”的光芒。

1862年,当英国商人霍格(W.Hogg)等人买下位于上海租界西侧,泥城浜旁那约500亩土地时,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这片水网密布的郊外偏僻之地,日后将成为这座城市的中心,成为上海近代历史变迁的缩影。那一刻,这片土地只是一座新开业的跑马厅,至于它会存在多久,更多取决于土地价格的变化。

在此之前,上海滩先后有过2座跑马厅:位于今天河南中路南京东路西北角一带的第一跑马厅存在了4年(1850-1854),位于如今湖北路、海口路、北海路、西藏中路、六合路、芝罘路与浙江中路所环绕区域里的第二跑马厅也只延续了8年(1854-1862)。

土地价格的上涨,是促使投资人将跑马厅出售迁址的重要原因。毕竟,在1870年代之前,跑马厅还只是上海西侨们的一处休闲所在,其无疑更适合被放在地价便宜的“城郊”之地。

1875年前后,跑马彩票开始发售,赛马从外侨们的休闲娱乐活动,演变为一种赌博手段,该变化在为跑马总会带来滚滚财源的同时,也让这座跑马厅得以“安居于此”,并渐渐演变为上海城市的中心。

1900年前后的上海地图,跑马厅(Race Course )此时已处于城市中心地带   Virtual Shanghai 资料图

当跑马遇上赌博,跑马厅也成了“冒险家乐园”的最好写照。无论是传言依靠赌马发迹成为上海滩一代富商,留下了那座美轮美奂的北欧风格别墅的马勒,还是因为迷恋赌马输光钱财,最后对妓女谋财害命而名噪一时的洋行职员阎瑞生,这种人生大起大落的故事所折射出的正是跑马近百年发展历程中被赋予的种种符号:投机、罪恶、堕落。当然,以上的这一切都没有下面这个符号来的负面:帝国主义对中国侵略的化身。

1930年代中前期的跑马厅  Virtual Shanghai 资料图

跑马厅成立伊始时的强征土地;跑马总会长期以来对华人的排斥;西方列强在跑马厅检阅八国联军、操练万国商团的历历往事;乃至1945年8月抗战即将胜利之时,跑马总会秘书奥尔生禁止华籍职员在跑马厅升起中国国旗所引发的政治风波。种种这些都注定了当中国人真正成为这座城市主人后,跑马厅无可避免走向消亡的命运。是的,被终结的不是跑马,终结的是一段屈辱的历史。

1951年9月17日,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宣布跑马厅将被建成文化休息公园与人民广场。而事实上这一变化在华人中已是酝酿良久。1934年上海《新中华》杂志以“上海的将来”为题征文,哲学家李石岑预言租界不久后必定收回,跑马厅则将被改为“人民公园”之一,成为人民集会的重要场所,另一位潘姓读者则表示未来的新上海,如今跑马厅一带将建造一栋22层高,可容纳两万人的图书馆。

1954年的上海地图,人民广场、人民公园已将跑马厅取代。  Virtual Shanghai 资料图

当抗战胜利租界被收回,跑马厅的变化随之显现。1946年2月11日,蒋介石回到上海,3天后上海20万人举行欢迎仪式,地点就在跑马厅。8月,上海市政府基于财政增收考虑,提出拟恢复赛马活动。孰料此议案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众人反对,有提议将跑马厅改建为公共体育场的,有认为此处应辟建为市民公园的,还有提出应在此地建设市民俱乐部的。但无论如何,跑马是绝对行不通的了。当时《文化报》曾有文章一针见血的指出:“跑马厅 , 是帝国主义权威的象征 , 是上海市民百年眼泪的结晶”。毫无疑问,改变跑马厅的象征意义,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大势所趋。

从帝国主义的象征,到市民都能参与其中的公共空间,解放后跑马厅的变化,正遵循了这一路径。1951年8月27日,跑马厅被收归国有。北部规划为人民公园,南部则为人民广场,人民大道横穿而过。1952年10月1日,人民公园对外开放。2年后,人民广场正式建成。1963年,市人民委员会决定在人民广场新建办公大楼,大楼设计高度 59 米,连同夹层共14层,建筑面积 3.6万平方米。为了满足节日检阅观礼需要,设有检阅台、观礼台。 1964年大楼开工,不久计划调整,建至5层后暂作过渡使用。

自1950年代之后的数十年中,每当五一、国庆以及其他特定历史时刻,人民广场多以集会场合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最多时20万人集会于此的往事,对如今的人们来说已是难以想象。同样的,位于原先跑马厅北部的人民公园,在成为市民休憩放松场所的同时,也同时承载着新旧社会鲜明对比的重要使命。

20世纪50年代人民广场   黄浦区档案馆  资料图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伴随改革开放,人民广场的功能也发生变化。90年代初的改扩建奠定了如今人民广场的基本格局,人民大厦、博物馆、大剧院、城市规划展示厅等相继落成,也让人民广场在政治功能外,更被赋予了文化、商业、娱乐、交通等各项元素,普通民众的日常参与感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1994年人民广场综合改造工程正式竣工仪式   黄浦区档案馆  资料图

从帝国主义的象征到普通民众的日常休闲所在。变化的不仅仅只是跑马厅,旧时环绕其左右那些各式建筑近百年来的沧海桑田,也同跑马厅的变迁“步调一致”。

大世界游乐场成为了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旧日的东方饭店则已是上海工人文化宫。望着现代化的来福士广场,很少有人还记得这儿曾是旧上海最知名的“红灯区”会乐里。当沐恩堂的钟声照旧响起,整修后的市百一店早已焕然一新。至于邬达克设计的大光明电影院、国际饭店,依旧堪称经典,只是这位伟大的设计师或许没有想到,国际饭店会成为上海城市的坐标原点。

上海历史博物馆 IC 资料图

当然,最值得被关注的建筑无疑还属当年的跑马总会大楼,这栋矗立于南京西路黄陂北路口呈现古典主义风格,主体高4层并建有8层高塔楼的建筑曾是整座跑马厅的核心所在。租界时代,跑马总会会员在这里举办宴会,观看赛马。解放后,这栋美轮美奂的建筑又先后用作上海市图书馆、美术馆,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上海人的城市记忆。2018年上海历史博物馆新馆落成于此,漫步上海近代百年沧桑巨变缩影的跑马总会,纵览上海城市发展变迁的历历往事,对于这栋建筑来说,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归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