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市中心医院]《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场面升级,剧情伪升级

时间:2019-08-08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蓝星防冻液注意:本文有严重剧透

《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下简称《谍影行动》)与2014年的TVB电视剧《使徒行者》、2016年的电影《使徒行者》,以及2017年的TVB电视剧《使徒行者2》,除了导演均为文伟鸿,编剧均为关皓月,以及都有TVB作为出品方(之一)外,其实没什么联系。电影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架构,都是彻头彻尾的另起炉灶。

《谍影行动》有一长串的公司共同作为出品方,显然不差钱。影片也一改TVB过去悭吝的作风,在出外景和用爆破弹上大手大脚地燃烧经费。缅甸仰光的大金塔,以及西班牙的奔牛节,都不是一闪而过的背景板似的假外景,而是真真切切地成为剧情浓墨重彩的发生地。场面升级的《谍影行动》,适合在大银幕上观看,也算对得起观众真金白银掏出的电影票钱。

《谍影行动》海报

电影在豆瓣网上的剧情简介写得极俭省,或许是想把剧情悬念留给观众在观影过程中自行揭晓,然而显然编剧仍然是在沿袭TVB电视剧与香港电影的编剧套路:“童年兄弟意外失散,30年后因一桩罪案相见,两人已身处不同阵营。随着对罪案调查的深入,一个多年来隐于幕后的恐怖组织渐渐浮出水面。”

这样的剧情架构,实在难言可以翻新出什么新花样。经验丰富的观众,从电影片头对童年时期主角分离事件的回忆起,便毫不意外地可以猜到两人成年后必将再度相逢,唯一的悬念仅仅是谁为正,谁为邪。而影片按捺不住要“解谜”的强烈冲动,在电影进度表还没走到一半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揭底”,放弃掉了《使徒行者》系列赖以成功和成名的“猜卧底”游戏,也让观影的乐趣损失泰半。电影之后在情节设计上的一些小包袱,尽管抖得响亮,也只是点缀,无力改变影片剧本质量整体平平的状况。

《谍影行动》剧照

张家辉饰演程滔,古天乐饰演井进贤

《谍影行动》贴的是警匪片的标签,却拿错缉毒片(影片里是绑架儿童和训练童军的恐怖集团)的剧本——当然缉毒片也算是警匪片的亚类别,但缉毒片通常来讲看点更多的是在大爆炸场面戏和枪战戏上,而警匪片靠情节取胜,则离不开对斗智斗勇的猫鼠游戏的机巧设计。《谍影行动》只有小机巧,大的剧情架构因袭旧例,在每年量产的香港警匪片里,没可能鹤立鸡群。影片在西班牙奔牛节的重头戏里,学《007:幽灵党》里墨西哥亡灵节的一场戏,学得像模像样,可电影毕竟不是黄皮肤黑头发版本的《007》。

电影演员阵容强大,古天乐、张家辉以及吴镇宇的表演,虽然和这三位“劳模”演员在职业生涯里出演的其他众多警匪片里的表演一样,算得上卖力,但都没什么发挥空间。内地演员黄志忠饰演的反派头目董先生,也是功能性的扁平角色,可以由大量成熟的中年演员替换出演,并贡献出同等水准的表演。倒是张亦驰(《流浪地球》里的李一一)所饰演的反派角色Demon,即使没有内心戏和文戏,表演起来七情上面,一脸奸相,让观众恨得牙痒痒,是一次相当成功的演出尝试。——年轻演员也多的是不“面瘫”的有潜力之辈,既要导演给机会,也要演员个人肯努力,够争气。

黄志忠饰演董先生

张一驰饰演打手Demon

电影剧情经不起推敲,全靠日本配乐家波多野裕介写的原声音乐(OST),制造紧锣密鼓的刺激气氛。董先生麾下的恐怖集团,人多势雄,竟没有个技术过硬的IT人才,在深度新闻记者姚可仪(姜珮瑶饰演)植入集团电脑的病毒面前束手无策,也缺乏信息时代数据备份的基本常识。董先生心狠手辣,杀掉井进贤的妻子,又以其幼女的性命相要挟,逼迫井进贤潜入警局当卧底,却也看不出井进贤卧底期间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经典卧底片《无间道》里,曾志伟饰演的黑帮三合会首脑韩琛,安排会员刘健明(刘德华饰演)加入警察部队成为黑帮卧底,动机清晰合情理。《谍影行动》则是为卧底而卧底,剧情成了编剧随意揉捏的面团,只顾用起来好使,罔顾了逻辑合理性。

电影里的董先生在警方的剿匪行动里死得太容易,简直要让观众喊出黑皮(《疯狂的石头》里黄渤饰演的笨贼)的那句经典台词“费那事干嘛”。至于安排Demon被斗牛捅死,也是早有伏笔。Demon死前枪击井进贤与程滔,直接打中两人头部,中弹后的两人居然还能活下来联手杀敌,也是故意制造“最后一分钟营救”到了背离人类生理学常识的地步。——虽然是同类型影片的惯用手段,还是看得稍微挑剔些的观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谍影行动》在豆瓣网上,上映首日7.2分,次日6.8分(1.28万人评分),虽说成绩不差,但也说明了一点问题。观众大热天里跑电影院一趟不是白辛苦,毕竟在场面戏上砸的钱都听得出响儿,看得出水花。但观众对《使徒行者》IP系列的期待,不应止步于此。场面升级是花架子,剧情升级才考验内功。

《谍影行动》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