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狐歌曲]怼总统,骂FIFA!她是美国队长,她是率真拉皮诺埃

时间:2019-07-09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完全型、部分型、

拉皮诺埃拿下世界杯金球奖。

人们印象中一支足球队的队长,往往都应该由处变不惊,老成持重的球员担任,但美国女足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作为这支世界女足劲旅的队长,梅根·拉皮诺埃一直都以个性十足、直言不讳的形象示人,这样的性格也让她得到了不少关注。

本届世界杯期间,她就制造了不少新闻:怒怼特朗普、拒唱美国国歌、公开批评国际足联不尊重女足……

但这些场外风波,却并没有让她的场上表现打上半点折扣——以34岁“高龄”拿下世界杯金球奖和金靴奖,她的足球生涯足够传奇。

拉皮诺埃是美国女足的绝对核心。

硬核队长

在法国女足世界杯的球场上,观众能够很轻松地找到拉皮诺埃——她那一头淡紫色的头发,总能抓住人们的眼球。

但她之所以能戴上队长袖标,绝不是因为出挑的个性,而是由于能够给球队带来实实在在的胜利。

在帮助美国女足成功卫冕世界杯冠军,拿下队史第四座世界杯奖杯后,拉皮诺埃被评为了决赛的最佳球员。比赛第61分钟,正是她的点球命中为球队打开了胜利之门。

而在整届赛事尘埃落定之时,她也获得了赛事金球奖和金靴奖的荣誉。本届比赛她一共打入6粒进球,其中5球都是在淘汰赛阶段所打进,可谓含金量十足。

拉皮诺埃亲吻奖杯。

与此同时,她还创造了一项历史纪录:捧杯当天34岁零2天的她,成为了获得女足世界杯金球奖和金靴奖年龄最大的球员。

对于拉皮诺埃来说,身披国家队战袍征战世界大赛的经历已然相当丰富。早在2006年,她就开始代表美国女足一线队出场比赛。

不过她第一次登上世界杯舞台,还要等到2011年世界杯——那一次经历算不上太美好,美国队在决赛中爆冷不敌日本女足,最终收获了亚军。

但冠军和荣誉在随后的日子里纷至沓来:2012年伦敦奥运会金牌、2015年女足世界杯冠军、2019年女足世界杯冠军……

拉皮诺埃在更衣室喷洒香槟。

而在这些大赛中,拉皮诺埃个人也屡屡上演关键比赛贡献关键进球或助攻的表现,这让她得到了队友的信任,主教练也能够把队长袖标放心地交到她手中。

事实上,在此前带伤参加过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拉皮诺埃一度认为自己要就此告别赛场。那时她遭遇了严重的十字韧带伤病,迟迟难以恢复到令人满意的状态,国家队名单中也渐渐开始没有了她的名字。

但就像她自己所说,“就算我是坨X,也是又臭又硬的那种。”为了世界杯之旅,她硬是坚持训练恢复了过来。事实证明她的存在,对于美国女足来说仍然不可或缺

她和特朗普怼上了

本届世界杯上,拉皮诺埃成了美国女足阵中得到外界关注最多的球员。

原因也很简单——她“口无遮拦”的性格,再次为媒体贡献了不少新闻素材。

早在美国女足刚刚打入八强的时候,拉皮诺埃就公开对外宣传,在夺冠之后自己不会按照以往惯例去白宫拜见总统,甚至在言语间爆了粗口。

这样的言论,得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回怼,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回应道,“拉皮诺埃在说这番话之前应该先夺冠。”

结果,美国女足果然拿下了最后的冠军。而就在这场决赛前,拉皮诺埃还重申了自己的立场:“至少我不会去,我猜没几个人会去。”

如今在球队夺冠后,特朗普到底还会不会邀请美国女足去白宫,也成了这两天美国网友热议的一个话题。

之所以拉皮诺埃对于特朗普不“待见”,是因为不满后者在对待少数族裔和少数群体上的态度。早在两年前,她就曾经效法美国部分橄榄球运动员的举动,在赛前演奏国歌时单膝下跪表达抗议。

随后,美国足协出台了政策,要求球员演奏国歌时必须保持站姿,拉皮诺埃则换了一种抗议方式:拒绝跟唱国歌,同时也不会把手放在胸口。

除此之外,拉皮诺埃的抗议对象也不仅限于特朗普,还有国际足联。甚至在参加本届女足世界杯期间,她也公开炮轰国际足联不够尊重女足。

比如对于女足世界杯奖金远远低于男足世界杯(只有不到十分之一),她就直言“这当然不公平”。此前,她也经常对外发声要求给女足争取更好更平等的条件。

而对于女足世界杯决赛日和美洲杯以及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决赛日撞车的赛程安排,她也相当不满,“所有重要比赛都放在同一天,这太可怕了,世界杯决赛本来应该是优先级最高的。”

拉皮诺埃和球迷互动。

成长经历造就“愤怒”队长

其实,拉皮诺埃直来直去的性格,在其童年时期就已经初现端倪。小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四处捣蛋,闲不下来的“假小子”。

上学之后,她很快成为了各种运动项目的积极参与者,但最终选择足球,还是因为1999年在美国举行的女足世界杯。

当时她去现场观看了美国对阵巴西女足的半决赛,“超过7万人汇聚一堂观看一场女足比赛,这是多么刺激,简直酷毙了。我猜可能当时体育馆中有几千名女孩在回家之后都会对着皮球喃喃自语:这就是我想要的。”

走上了足球路的拉皮诺埃,很快就展现出了她的天赋,早早入选了美国女足的青少年梯队,而年轻时以速度冲击力见长的她,到了如今的“高龄”,也依然能依靠出色的技术和经验为球队做贡献。

不过,在光鲜亮丽的职业生涯背后,她也有属于自己的痛苦。

拉皮诺埃童年时,是在她哥哥布莱恩的带领下第一次接触到了足球。童年的时候,布莱恩就是拉皮诺埃心中的“偶像”,乃至于此后选择场上位置、球衣号码,乃至发型时,拉皮诺埃都是在模仿哥哥布莱恩。

然而布莱恩却在进入中学后染上了毒瘾,之后几度进出监狱。当初带领自己玩足球的哥哥形象,就这样在拉皮诺埃心中倒塌。

“很多年来,梅根(拉皮诺埃)都对我很生气,虽然她仍爱我。”布莱恩后来在接受ESPN采访时表示。

他甚至一度和宣扬种族歧视的群体有染,这更让拉皮诺埃出离愤怒——一直以来,拉皮诺埃都是社会平等的坚定支持者……

对于34岁的拉皮诺埃来说,不出意外,本届法国女足世界杯就是她最后一次参加世界杯,她的职业生涯也已经接近结束,以一座世界杯冠军收尾,无疑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而她高超的足球技术和强烈的个性,也已经在世界女足历史上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