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与评价]《猪八戒·传说》:一场行为艺术一场梦

时间:2019-07-29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穷兵黩武的意思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于7月19日进行大规模点映,并掀起暑期档电影的观影热潮之前,同日还上映了另一部根据传统文学名著改编的电影《猪八戒·传说》。相信绝大多数读者和观众都根本没有听说过这部电影。然而这并不妨碍这部首日排片率其实仅有3.9%的《猪八戒·传说》创下了13.9%的上座率,以及贡献了7月19日当日7.0%的票房占比(作为对比,在7月19日才刚刚上映第二天的《银河补习班》,上座率是11.6%)。

《猪八戒·传说》海报

而这仅仅是《猪八戒·传说》成为一部“传奇”电影的开始:接下来的一周里,尽管排片率一降再降(从7月22日起便已跌至不足1%),影片的上座率却一升再升(仍以7月22日为例,上座率为21.4%,为该日所有新老影片上座率之首),累积票房则已达到了5543万余元(截至7月28日)。这个票房成绩在2019年目前已经上映的所有影片里,位列第37名,高过王景春、咏梅双双在柏林电影节捧得银熊奖的《地久天长》,也高过一大票有IP加持的引进日本动画电影,例如《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龙珠超:布罗利》《命运之夜——天之杯II:迷失之蝶》等。甚至霍建起导演、陈晓、杜鹃主演的爱情电影《如影随心》,袁锦麟导演、王大陆、许魏洲主演、《生化危机》系列女主米拉·乔沃维奇出演的动作电影《素人特工》,不缺明星阵容,不缺制作经费,票房表现在《猪八戒·传奇》面前也要甘拜下风。

一般而言,对于四五千万这一票房体量的商业电影,豆瓣评分人数至少也应在四位数至五位数之间。然而《猪八戒·传说》竟因为评价人数不足,连豆瓣评分都付之阙如。尽管在文艺青年的江湖里,无人流传关于《猪八戒·传说》的“传说”;但在商言商,《猪八戒·传说》或许还真是一头投资回报比爆棚的肉猪。电影产业一直有所谓“小镇青年票仓”的说法,包括《前任3:再见前任》《后来的我们》《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等在内的票房大卖影片,基本盘都被认为集中在二三线城市。然而这些影片至少在豆瓣网上有评分,在微博、抖音、快手、淘票票、猫眼等社交平台和购票软件上有热度。《猪八戒·传说》“闷声发大财”,是沉默的下蛋金鹅。

《猪八戒·传说》剧照

《猪八戒·传说》或许与其他制作粗劣而又票房颇佳(相对于电影投资成本而言)的电影一样,难逃有操纵票房的嫌疑。然而这很可能也并不是事实,或者至少不是事实的全部。《猪八戒·传说》的比照对象,不应是上面提到的全年龄段大众电影,而应是《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这样的儿童动画电影,以及《碟仙》这样的惊悚恐怖电影——前者目前的累积票房是3278万元,后者目前的累积票房则是5115万元。电影创作和电影批评要遵守的是艺术上的金科玉律;电影票房的多寡成败,则有其额外的商业规则可循。《猪八戒·传说》毫无疑问在艺术上没有追求和造诣,但电影导演兼编剧郑冀峰,不折不扣还真是个商业上的“奇才”——想来李云龙见了都要竖大拇指的那种。

然而说《猪八戒·传说》在艺术上没有追求和造诣,又似乎误解了这部电影——这分明就是郑冀峰导演倾情领衔的一场97分钟的行为艺术,是一次土味审美和迷惑行为的全面展示,是香港笑星(曾志伟、周星驰电影常客“田鸡”田启文)和东北笑星(贾冰、春晚小品《不差钱》里的“丫蛋”毛毛)的南北喜相逢与南北一家亲,是“审丑”谐星(《西游降魔篇》里的“四大美女之首”张美娥)和神曲歌手(《带你去旅行》的张弛)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猪八戒·传说》剧照

对大众文艺不应固守偏见。艺术成就可能有高低,而艺术创作者本身并无分贵贱。然而《猪八戒·传说》的演员越是卖力表演,越是让观众替他们感到心酸。如果说美而不自知可能还是一种美德,那么缺乏审美而不自知,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悲哀。《猪八戒·传说》发自内心地想要让观众笑起来,但只适合土味视频爱好者与猎奇审美的旁观者——又或者作为一个研究样本,以考察失传已久的乡镇大篷车表演艺术风格。

《猪八戒·传说》剧照

某种意义上,《猪八戒·传说》也让人想起周星驰的铩羽之作《新喜剧之王》。说起来,两部影片,两个导演,都还算有点渊源。周星驰电影《美人鱼》里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土豪郑总,正是《猪八戒·传说》的导演郑冀峰。《美人鱼》里郑总亮相时间不长,台词也不算多,但让观众过目不忘。如果不是本色出演,那就更是演技爆棚,可以说是深藏不露的表演艺术家。

郑冀峰出演《美人鱼》里的土豪郑总

《猪八戒·传说》有一种孩童般的幼稚和天真,气质上与《新喜剧之王》也可以说得上是一脉相承。周星驰电影系列里最好的作品,都带有从儿童视角向复杂成人世界张望的特质,但张望后还是要完成儿童世界向成人世界的融入,不管是否有妥协和不甘心。《新喜剧之王》的失败在于对成人世界的想象力始终只在儿童视角,黄粱一梦,沉醉不愿醒。《猪八戒·传说》更失败,虽然是真人电影,本质和国产低龄儿童动画电影一样,是便宜量大、简单粗暴地刺激感官的“辣条”电影。

辣条辣口,“辣条”电影辣眼睛。对《猪八戒·传说》好奇的话,看看电影的就够了。天热易上火,除非想让自己成为行为艺术的参与者,否则就不要去电影院陪行为艺术家郑冀峰导演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