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由美子]深度|里约奥运深陷200万美元贿选,五环之下急需变革

时间:2019-07-08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眉山日报

百年奥运不断强调的“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在一次又一次的贿选丑闻面前显得有些尴尬。

近日,据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和英国媒体BBC报道,巴西里约热内卢前州长塞尔吉奥·卡布拉尔在最新的庭审中承认,自己曾在里约奥运申办期间参与贿选,贿赂金额高达200万美元,而涉嫌收受贿赂的国际奥委会成员多达9人。

更令人失望的是,里约奥运会的贿选丑闻牵出的是更多国际奥委会不光彩的过去——包括东京奥运会也涉嫌贿选。

而联想到目前国际奥委会关于举办奥运会的改革,以及申办遇冷,五环之下的确需要改变了。

里约前州长卡布拉尔。

200万美元贿选,是真相吗?

“努兹曼当年找到我,和我说,‘塞尔吉奥,我想告诉你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是可以帮助到你争取优势的关键人物。他可以保证5到6张选票,作为回报,他想要150万美元。’然后努兹曼又告诉我,如果再加50万美元,可以换到9张选票。”

这是里约前州长卡布拉尔在几天前法庭上的一段证词,在爆出这200万美元的贿选金时,他已经因为贪污和欺诈,被判坐牢200年。

而在他这段证词里的努兹曼和拉明·迪亚克,正是里约奥运贿选丑闻的关键人物——前者是当时的前巴西奥委会主席,而后者则是前国际田联主席,也是整个贿选操作的中间人。

就在这堂庭审上,卡布拉尔从他的角度“还原”了当时的贿选丑闻。正是在努兹曼告诉卡布拉尔能够通过这样的手段赢得选票之后,他在2009年申奥投票前,如数将贿选金给了迪亚克,换来了国际奥委会委员多达9张的选票。

按照卡布拉尔的说法,“别看只有9张,却至关重要,因为在第一轮结束时,里约只领先了芝加哥10票,但是在下一轮击败马德里时,里约是以66比32胜出的。”

为了强调自己证词的可靠性,卡布拉尔还当庭指认了两位“重量级”的受贿委员,一位是乌克兰的撑杆跳名将布卡,而另一位则是俄罗斯的游泳名将波波夫,他们两人曾经获得过9枚奥运奖牌。而这两位传奇名将,正是卡布拉尔证词中9名受贿委员中的两人。

然而,在庭审之后,布卡和波波夫都直接否认了卡布拉尔的指控。布卡更是在社交媒体上愤然谴责了卡布拉尔,说这位前州长捏造事实,纯属子虚乌有,“大家请记住,这个人如今因为贪污腐败还在坐着几百年的牢”。

已经背负着罪名的卡布拉尔所说的一切当然值得慎重考量和取证,但是努兹曼辩护律师的一句话,也耐人寻味,“就算真的发生了这些,按照巴西法律,努兹曼在整个事件中的位置,也不足以构成犯罪……”

巴西里约热内卢,努兹曼离开住所前往联邦警察总部。

里约奥运,一场“非公平竞争”

或许前巴西奥委会主席努兹曼无论如何都不会早于牢狱之灾,但卡布拉尔在法庭上“还原”的不止是申奥投票前的丑闻,他还牵出了更多筹备阶段的不堪内幕。

事实上,里约奥运早在筹备阶段就不断爆出腐败丑闻。

2015年12月,据巴西当地媒体报道,时任国会众议院议长爱德华多·库尼亚涉嫌从里约奥运施工方奥亚斯建筑公司处收受190万雷亚尔(约合45万美元)的贿赂金,从而在2012年主导通过了对奥运工程减免税收的法案。

事后,库尼亚已因牵扯巴油腐败案而锒铛入狱,彼时,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赫然评论:“腐败已经渗透到巴西各级政府和商业机构。”

2017年3月,法国《世界报》爆料,2009年国际奥委会宣布里约获得2016年夏季奥运会承办权的三天前,巴西商人阿图尔·苏亚雷斯曾向时任国际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之子帕帕·马萨塔行贿150万美元,另有50万美元于里约申奥成功后又存入其账户

时任国际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之子。

2017年9月,巴西环球电视台又报道称,里约警方搜查了努兹曼的住所,怀疑他参与行贿国际奥委会委员,以不当手段促成里约赢得奥运会承办权。

在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里约检方证实,他们正在调查一起“国际腐败阴谋”,怀疑有人涉嫌贿赂国际奥委会委员,以帮助巴西赢得奥运会主办权,这一调查代号为“非公平竞争”。

尽管巴西警方最终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努兹曼与卡布拉尔所说的200万美元贿选金有直接关系,但是他们在一个月后以“隐瞒财产”的罪名拘捕了努兹曼和里约奥组委前首席执行官莱昂纳多·格里纳。

在巴西联邦检察院发布的声明中这样写道:“拘捕努兹曼的原因是他在上月的搜查后试图隐瞒资产,同时他无法解释资产包括大量现金和在一个瑞士保险箱中存放的16公斤黄金。

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已宣布辞职。

东京奥运也有问题?

对于卡布拉尔爆出的丑闻,国际奥委会没有选择沉默或是否认。

在庭审后的一段声明中,国际奥委会表示,他们会对卡布拉尔提出的指控采取跟进调查,并且将全力解决指控中提到的问题和质疑,最后“将会以更好的监管来为奥林匹克翻开新的一页。”

然而,这“新的一页”从何时开始算起?至少,应该不会是一年后的东京奥运。原因是,在卡布拉尔提及的迪亚克父子的受贿行为中,就涉及到了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

其实,早在3年多前,东京奥运会的申办就和贿选联系在了一起。2016年,英国《卫报》率先披露了东京奥运申办成功的结果涉嫌行贿和洗钱。

彼时,迪亚克的儿子在一段电话录音中要求伊斯坦布尔奥申委赠送钻戒,并向国际田联提供400万至500万美元赞助费,对方予以拒绝;而据迪亚克在电话中说,东京方面答应了迪亚克的相关要求。

尽管日本立刻通过官方渠道强调,“我们在申奥过程中完全清白”,但是日本奥委会主席(也曾任东京奥申委主席)竹田恒不久后承认曾向相关国际顾问提供“咨询费”。

据竹田在日本众议院作证时透露,东京申办奥运会的总费用为89亿日元(约合8213万美元),其中54亿日元(4983万美元)来自日本社会各界的捐款、企业赞助费和体育彩票,剩下由东京都政府提供。

而东京奥申委共向多达十几家外国咨询公司支出了7.86亿日元(约合725万美元)。有媒体爆料,这是“打点”约100多名具有投票权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属于申办时“非常关键”的支出。

这样的“剑走偏锋”其实就是擦边球,东京只是“模仿”了里约的做法。

早在1995年,美国盐湖城就爆出了震惊世界的贿选丑闻,当时盐湖城刚刚获得将于2002年进行的第19届冬季奥运会举办权。之后该市申奥委员会突然自爆,他们曾拿出45万美元为奥委会的官员及其亲属提供所谓的“奖学金”和“机票”等费用。

1998年,80岁的国际奥委会的执行委员霍德勒自爆家丑——1998年长野和2000年盐湖城冬季冬奥会、2000年悉尼夏季奥运会的申办过程中,都存在通过贿赂等不法手段击败其他竞争者。

2004年,BBC在耗时一年的揭黑采访中,指出多名国际奥委会委员参与2012年伦敦奥运会申办的非法交易,保加利亚的国际奥委会委员斯拉夫科夫随即被国际奥委会中止其委员资格,该报道还透露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也存在黑幕。

在今年6月27日进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34次全会中,《奥林匹克宪章》得到相应修改,申办奥运迎来重大变革。

申奥改革,能走多远?

不难看出,国际奥委会要“翻看新的一页”确实不简单,但他们并不是没有努力试图改变。

1999年1月25日,国际奥委会召开特别会议做出一系列重要决定,宣布更改已沿袭了95年的奥运会申办方式———取消国际奥委会负责筛选的方式。但这一做法并未得到认可,反而被认为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2001年罗格接替萨马兰奇成为国际奥委会主席,上台后,他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整顿“吏治”,包括加强对申办城市宣传活动的监管,加强国际奥委会工作的透明度,禁止国际奥委会委员访问申办城市等。另外,他们还成立了道德委员会,专门处理各种违纪和腐败行为。

这些改革措施确实在尝试保护奥林匹克在赛场之外的“公开、公平、公正”,然而,2012年伦敦奥运会申办仍旧被卷入了贿选的风波和丑闻之中。

2013年,托马斯·巴赫成为罗格之后的下一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他的改革更加大刀阔斧。

2014年巴赫主导推出了《奥林匹克2020议程》,然后又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开幕之际颁布了“新规范”,接着在2019年6月修改了奥运会申办规程:

未来的奥运会可以由多个城市甚至国家(地区)联合举办;不一定非要提前7年确定举办地;将分别组建“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10人)和“冬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8人),成员相对固定,以取代现在的“评估委员会”。

问题是,面对着奥运会的巨大曝光、基础设施更新、产业链经济刺激,以及投资和热钱的快速流入,依旧会有众多商人甚至是欧美政客愿意为了名和利铤而走险。

改革是必要的,这其中包括了国际奥委会内部构架的调整以及申办过程的进一步公开透明;不过,改变人心或许才能真正剔除“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