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pingyin]《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次成功的改编

时间:2019-07-27 星期六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工作狂

《哪吒之魔童降世》海报

伴随着《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上映,这已经不知道是哪吒的故事第几回被改编了。与以往的作品不同,这回《魔童降世》几乎完全颠覆了原著。这个策略非常正确,因为哪吒的故事被搬上舞台和银幕太多次了,人们对这个故事太熟悉了,其中还有些是难以超越的经典,要想脱颖而出,必须另辟蹊径。而近年来最成功的两部国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白蛇:缘起》,也都证明了颠覆原著,讲述一个全新的故事是有效的做法。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的造型

《魔童降世》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大的颠覆就是改变了哪吒的出身。按照原著《封神演义》,哪吒是灵珠转世,这就决定了哪吒整体上是一个正面人物。《魔童降世》则将哪吒改为魔丸转世,这一改变奠定了整部影片的基本矛盾:一个魔丸转世的孩子要怎么获得世人的认可?

影片的第二个改变是哪吒的性格。在《封神演义》中,童年时代的哪吒充满戾气。他到东海去游玩,把东海搅得天翻地覆。身为东海管理者的敖丙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先派夜叉,后又自己亲自出面制止哪吒。结果哪吒打死了夜叉,又将敖丙剥皮抽筋,手段极为残忍。龙王敖光上天庭告状,又遭到哪吒拦截,被暴打了一顿。这一系列事情怎么看都是哪吒不对。不过,由于哪吒后来在武王伐纣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人们也就习惯于忽略哪吒早期的过错,甚至将其美化。最典型的就是197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哪吒闹海》,其中将龙族描绘成残害百姓的反派,哪吒则扮演拯救世人的少年英雄。2003年出品的动画《哪吒传奇》也同样将童年时代的哪吒描绘成一个光辉正面的英雄。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李靖夫妇

《魔童降世》还原了童年哪吒身上的戾气。为了体现出这份戾气,动画制作者还刻意将哪吒的外形设计得丑萌丑萌的。不过,影片没有单纯的将哪吒刻画成一个恶童,而是赋予了其性格以深度。他的戾气很大程度上是被周围人的偏见所逼出来的。这也引出了本片一个更深刻的问题——种族歧视。这个问题其实早已暗藏在《封神演义》当中。

在《封神演义》的世界里,鸿钧老祖一道传三友,进而产生了阐教、截教、人教三教,再加上一个西方教(即佛教),共有四个教派。其中阐教、人教和西方教的门人基本为正面角色,唯独截教门人为反面角色。而且小说多次称截教门人为“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所谓的“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指的就是动物,即截教门人都是动物修炼成精的。不难看出,《封神演义》的设定中,动物修炼成的妖精天生就是反派。

《魔童降世》挖出了原著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并加以放大。影片中处处可见妖族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比如:一开头,元始天尊将灵珠转世的重任交给了太乙真人,并许诺:如果太乙真人完成这项任务,就让他成为最后一名金仙。可是,太乙真人这人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就算了,关键时刻还喝酒误事,试问这样的人何德何能可以当上大罗金仙?相比之下,一向兢兢业业修行的申公豹只因是豹子成精,就得不到提拔,理所当然会心生怨恨。假使元始天尊当初在选人的时候能够公平一点的话,恐怕就不会有后来的祸事了。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敖丙

还有龙族,它们协助天庭镇压了无数海中怪兽,但因为龙族也是妖类,天庭便提防龙族,以镇压怪兽为由,将龙族一同困在海底炼狱。即使受到这样的对待,龙族也没有撂挑子不干,或反上天宫,仍然坚守岗位。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敖丙隐藏身份修炼成仙,再来解救全族。这个愿望是多么的卑微渺小。

敖丙可以说是哪吒的影子。他身为灵珠转世,按理说应该是正派人物,但是由于同族以错误的方式将全族的希望寄托他身上,再加上陈塘关百姓的歧视,最终令他堕入了黑暗。这无疑说明了即使天性纯良的人,在错误的环境下成长,也可能失去本心。

此外,《魔童降世》对李靖夫妇二人的性格也改编得可圈可点。在过去的作品中,除了陈浩民版的《封神榜》以外,哪吒的母亲殷夫人都是以弱女子的形象出现。而《魔童降世》中的殷夫人一出场就充满霸气,一边啃着鸡腿和大饼,一边昂首阔步,挺着大肚子跃过门槛,一扫以往的柔弱。在哪吒的成长过程中,她既肩负着斩妖除魔的使命,同时还要硬抗夺命毽子,只为博哪吒一笑,尽显一个刚柔并济的母亲形象。

《哪吒闹海》中的哪吒

再来看李靖,这个人物过去一直严父形象示人。然而这种严父非但不值得鼓励,相反应该批判。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一群逃避思考,逃避交流的父亲,只知道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打和骂——来教育孩子。更有甚者,某些父亲压根就不理会孩子,等到孩子犯了错误以后,再站出来摆出一副严父的姿态。在《封神演义》中,哪吒死后,殷夫人为哪吒修建庙宇,以助哪吒复生,李靖却害怕哪吒再次连累自己,拆了哪吒的庙宇。《哪吒闹海》中的李靖也曾高举大义灭亲的旗帜,要杀哪吒。可以说李靖是严父文化推向极端的产物。

《魔童降世》中的李靖虽然延续了严父的个性,但在“严”中多了许多柔情。例如:他欺骗哪吒说他是灵珠转世,以鼓励哪吒通过努力证明自己。当哪吒遭到误解时,也是李靖第一个看穿真相,并设法替哪吒洗清冤屈的。李靖还打算牺牲生命换取哪吒的平安。正是由于李靖夫妇的正确引导和奉献,才使得哪吒最终没有被社会的偏见压倒,踏上了正途。

《哪吒闹海》李靖欲斩杀哪吒

其实种族平等观念,在《白蛇:缘起》已有涉及,只是该片将主要笔墨花在爱情描写上,种族平等观念仅仅作为一个点缀而已,其挖掘的深度远不及《魔童降世》。从影片的彩蛋来看,《魔童降世》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彩条屋还会陆续改编《封神演义》的其它故事。而种族问题在之后的影片中或许还会有更经常的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