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小游戏]平均年龄18岁,这支年轻的中国乐团要在欧洲发声

时间:2019-07-26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汗达上海大学音乐学院最近闪现了一批红衣少年。

顶着炎炎烈日,他们背着各色乐器来来去去,连续两周,每天都要在这里排练6个小时。

这些年轻的身影来自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NYO-China)。8月1日,经过两周集训后,平均年龄18岁的他们将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登台,随后,他们将集体远航,奔赴古典音乐的发源地欧洲,为德国、英国、意大利最挑剔的观众,带来中国最年轻一代青少年的乐声。

101名乐手中学生大学生各占一半

1948年,英国成立了NYO-Great Britain,随后,NYO在世界各地开花,23个国家陆续成立全国性的青少年交响乐团,培养出无数传承音乐文化的青少年使者。

NYO-China同样致力于为中国青少年提供顶尖的音乐教育资源、独一无二的演出机会,同时,承担他们在培训期间的费用——学费、住宿、交通,目的是不让任何优秀的青少年因为经济原因被拒之门外。

2017年,105名乐手从上千名申请者里脱颖而出,首届NYO-China成立。在美国宾州进行了两周的交响乐集训后,NYO-China携手指挥家路多维克·莫洛、中国钢琴家王羽佳,在卡内基音乐厅拉开了巡演序幕,并在北京、上海、苏州三地开展了巡演。

2018年,围绕室内乐,NYO-China在中央音乐学院进行了两周的室内乐集训。训练结束后,21名乐手踏上旅程,在中央音乐学、耶鲁北京中心、北京美国大使馆、上海纽约大学等地举办了音乐会。

2019年,NYO-China再次集结,这次的演出曲目包括叶小纲《天津组曲》、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难度都不低。

今年的NYO-China由101名乐手组成,中学生和大学生、女生和男生各占一半,平均年龄18岁。其中,71人在中国26个省市学习,30人在亚洲、欧洲、北美其他国家求学,包括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柯蒂斯音乐学院、朱莉亚学院等国内外知名音乐学府。

7月18日-31日,在指挥家路多维克·莫洛带领下,NYO-China在上海大学音乐学院开始了两周的集训。15位来自世界各地顶尖乐团或知名音乐学院的导师,流利运用中英双语授课,除了打磨各个声部,还为乐团提供了包括大师课、讲座、一对一指导、室内乐演奏在内的课程。

8月1日是检验成果的日子。届时,NYO-China将登陆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首演,随后前往欧洲,亮相德国欧洲青年古典音乐节、英国斯内普音乐节、意大利博尔扎诺音乐节,在最挑剔的欧洲观众面前,带来中国最年轻一代青少年的乐声。

培养乐队合作能力是当务之急

来自德国广播爱乐乐团首席圆号韩小明、来自西雅图交响乐团的大提琴家顾韵音,都是NYO-China的指导老师,而韩小明已经是第二次来授课了。

谈及为何不远万里,两度从德国来到NYO-China,韩小明表示,首先组织者非常专业、非常国际化,第一次参与下来,“我和其他老师没有任何抱怨,是一次非常愉快的合作。”

其次,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等国内院校都有青年乐团,但都局限于本校,NYO-China是从全球招募,最大限度地将中国音乐学子聚在一起,“就像撒种子种树,几年以后,他们可能会考上大学、在比赛中获奖或成为职业乐手,我们再见面是很有意义的,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要来。”

NYO-China为每一个声部安排了一位指导老师,常规交响乐团一般有4个圆号,因为曲目量大,NYO-China今年多招了2个备用,也就是6个圆号,他们都由韩小明带教,做圆号声部的分排。

“学生们的个人水平很高,个人独奏的曲子都准备得很好。”不过,个人水平高不代表一切,韩小明直言,学生们刚进来时完全没有合作的概念,不会看指挥,不会互相聆听,基本都是自己拉自己的,而交响乐团是最讲究合作精神的。

在他看来,学生们合作能力的缺失,很大程度上源于国内院校在室内乐训练、乐队训练上的缺失,很多人可能连一套贝多芬、勃拉姆斯、斯特劳斯、布鲁克纳的交响曲都没演过,就毕业了,而不少人紧接着就要面临考团的问题。

“拿管乐来说,99.9%的人是要进乐团或做其他工作的,没有圆号演奏家、小号演奏家能靠独奏吃饭,乐团首席偶尔能吹点独奏,因为独奏的管乐作品太少了。”面对国内重独奏轻重奏的问题,韩小明毫不犹豫地指出,能当独奏家的人凤毛麟角,“你15岁以前不成名,不能比别人优秀很多,这辈子也就差不多了。”

在大提琴声部,大提琴家顾韵音要负责为12位大提琴学生带教。和韩小明一样,顾韵音印象最深的是,学生的个人素质都不错,尤其是来考团时的独奏水平非常高,有些甚至快达到独奏家的水平,但拉乐队马上就差了一大截,“真正的西洋交响乐,他们接触的很少,有些没听过也没拉过,合作能力比较欠缺。”

随着NYO-China在中国落地,两位指导老师认为,学校应该加大室内乐训练、乐队训练的比重,老师也应该加强室内乐演奏、乐队演奏的经验,而不仅仅局限于独奏能力,家长也要努力,从小培养孩子们参加室内乐、交响乐演出的意识。

8月1日在上海首演完后,NYO-China还将转站欧洲,在德国、英国、意大利登台,对任何一支青少年交响乐团来说,这都是极为难得的演出机会。

“孩子们有些心慌,开始睡不着觉了。他们平时的演出太少了,现在当真了,有些人也没想到,怎么就把他选到首席的位置了——你是声部首席,你就有很多独奏片段要吹,压力是挺大的。”演出日益临近,韩小明发现,孩子们压力越来越大,自我要求越来越高,成长的速度是可见的。

顾韵音则认为,出去看看总归是好事,“孩子们在家学习、练琴、吃饭都是各管各的,没那么多时间接触同学。到了外面,没了家长呵护,一切都要靠自己,他们可以学会自理,可以交到新朋友,能提高合作能力、社交能力,很多人更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出国,这是非常正面的一次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