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理]专访|闫子贝:4天4破亚洲蛙泳纪录,他和恩师冲刺了15年

时间:2019-07-26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天津科技大学研究生院

闫子贝和恩师郑珊。

大多数人开始知道闫子贝,都是从今年3月的全国冠军赛上。当时,他在赛前穿着偶像华晨宇的应援服,成功游出了接近亚洲纪录的成绩,成了真正的“硬核男粉”。

4个月后,这位23岁的湖北小伙凭借自己的实力再次回到大众视野。在2019年国际泳联游泳世锦赛上,他在4天之内4次打破、1次追平亚洲纪录,更是在一个月内5次刷新这一纪录。

对于闫子贝火箭般的成长,他的主管教练郑珊坦言这是件水到渠成的事。在光州世锦赛现场,这位陪伴弟子15年的教练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向我们讲述了纪录背后的故事。

闫子贝拿下100米蛙泳铜牌。

“赢了就赚了,输了也不丢人”

7月25日晚,闫子贝在50米蛙泳决赛上游出了26秒86的成绩。虽然最终位列第6位,但他还是追平了自己刚刚创造的亚洲纪录,同时这也是他这4天以来的第5次亚洲纪录(4破1平)。

从世锦赛开赛的第一天起,闫子贝就开启了“纪录收割机”的模式:在7月21日的男子100米蛙泳半决赛中,他以58秒67的成绩刷新一个月前刚刚创造的亚洲纪录。

在第二天的100米蛙泳决赛上,闫子贝又以58秒63的成绩再次刷新亚洲纪录,并获得铜牌。

别看只是第三名,但这其中的意义却非常重大——中国男子蛙泳选手时隔21年再次登上世锦赛的领奖台。

郑珊坦言蛙泳在中国本身就是一项比较弱的项目,它需要拥有好的技术和灵活的头脑。

“要真的去拼体力,你不一定比别人好,蛙泳一定要动脑子的。你有你的先天条件,从力量上面可能不一定比别人好,但是你减阻可以比别人做的更好。 ”

帅气的闫子贝。

而不断突破自我显然也让性格内敛的阿贝更加自信,“以前别人说要我破纪录,我就会(比较忌讳),而且我自己的心态也不太好。”,“我现在比以前要成熟了,别人跟我说破纪录,我就说:‘破’!”

“赢了就赚了,输了也不丢人。敢努力拼,做好自己,就已经非常好了。”之所以有如此好的心态,闫子贝说自己是受到了傅园慧和叶诗文的感染,“她们都在享受比赛,是我学习的榜样。”

爱徒的成长,郑珊全然看在眼里,她觉得如今的闫子贝更敢于去表达自己,“这在以前是没有的,我就觉得可能是男孩子大了,经历多了后,会变得霸气一点,当然这是和实力相辅相成的。”

“其实我们也没刻意去游纪录什么的,还是突破自己的最好成绩,能够有进步就特别好。”

“当然,能够在亚洲游第一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郑珊的开心溢于言表。

闫子贝在本次世锦赛表现的很自信。

“高兴地来,兴奋地比,快乐地走”

23岁的闫子贝正处于职业生涯的最佳状态。当然,成绩的迅猛提升离不开平时的辛苦付出,而这一年来的系统性训练则是他能够取得突破的关键。

从今年开始,闫子贝一直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在游泳冠军赛开始前,他经历了10周的训练,之后又跟随徐国义组在昆明进行了4周半的高原训练;而为了备战世锦赛,他和教练团队又远赴美国进行了6周的集训……

令郑珊没有想到的是,闫子贝在美国没有任何调整的情况下就能游出了58秒74的成绩,这对他的信心无疑有了很大的提升。

闫子贝在比赛中。

渐渐的,郑珊发现闫子贝的身上发生了变化。在以往,他可能遇到一点困难就主动往不好的地方去想,而现在更多的是乐观、坦然地面对周遭发生的一切。

外训归来后,闫子贝接着又训练了三周,“我觉得他的各项指标都提高了,他这次来也给自己喊了口号:‘高兴地来,兴奋地比,快乐地走’,我觉得他做到了,心态不错。”

在游完最后一个单项50米蛙泳之后,闫子贝回顾这一路走来的辛苦与不易也颇为感慨——因为在国内竞争激烈的环境下,一不小心就会落后他人。

“他要是不进步的话,可能在中国都拿不到第一,所以他自己有了危机感,比以前更努力。”郑珊说。

闫子贝的目标早已锁定东京奥运会。

15年陪伴,不是母子胜似母子

在本届世锦赛,闫子贝在采访中谈到最多的就是自己和教练的配合。实际上,同为湖北人的郑珊已经带着爱徒超过15年,他们不是母子却早已胜似母子。

“他跟了我15年,今年7月就是第15年。”在郑珊眼中,闫子贝是一个性格内敛却十分懂事的孩子,“他头脑特别聪明,也是一个自我要求特别高的孩子,也希望我能开心。”

为了不给爱徒增添压力,郑珊在光州比赛期间还和闫子贝开玩笑,“教练我也不年轻了,你比的好不好我觉得我都能够接受,我现在也没太多想法。”

当然,郑珊内心还是希望闫子贝能不断取得突破,这种想法也早已被阿贝识破。他在听了教练的话之后,只是笑笑说:“女人啊,心口不一。”

面对“乖孩子”闫子贝,性格要强的郑珊选择“松紧结合”的方式。当阿贝对自己放松要求的时候,她就会进行管理,比如她曾说自己会在平时训练时没收队员的手机,到了晚上再还给他们。

“但是他真的对自己要求特别高的时候,我还是要给他减压。”这一点闫子贝也可以作证——“我要是心情不好,她不敢和我说话,不然我很容易‘炸’。”

的确,郑珊如今也在慢慢扭转,她不再对爱徒向像以往那样“啰嗦”,她希望他能够有自己的目标。

“我希望他能够尽快长大,能更加成熟一点,事情不是做给我看的。其实我现在说的比以前少了很多,因为他懂事了,甚至有些时候他比我还要考虑的周全。”

不过,对于23岁的闫子贝来说,他的目标不仅仅是站上世锦赛的领奖台,而是一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

我现在心态越来越好,100米蛙也很稳定,希望自己能冲一冲。”

郑珊也并没给闫子贝定什么过高的目标,她只是希望阿贝可以不断取得突破,把目光从亚洲转向世界,毕竟他离英国名将皮蒂已经越来越近。

“我们的要求就是,每次比赛争取比上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