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瘦下身胖]在世遗大会举办地阿塞拜疆,感受烈火之国的摩登与古典

时间:2019-07-17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组织委员工作总结前不久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召开,中国良渚古城遗址被列入世界遗产,自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处,位居世界第一。这场大会在受到世界关注的同时,也让举办地阿塞拜疆这个小众国家走进了大众视野。

毗邻新晋网红格鲁吉亚和即将免签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似乎在中国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然而直到我亲自探访过这个里海之滨的“烈火之国“后,才深深为它摩登与古典并存的灵魂所折服。

“阿塞拜疆(Azerbaijan) “为古波斯语,意为“火的土地“,金庸笔下的明教便发源于此。早在1873年,也就是清同治十二年,阿塞拜疆打出了第一口油井,也因此在20世纪上半叶,这里曾一度是世界的石油中心,但进入90年代随着石油的耗尽,阿塞拜疆经济开始衰落。

2003年,伊尔哈姆·阿利耶夫于就任阿塞拜疆总统,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从相对封闭逐步对外开放。其号称“里海之珠”和“小迪拜”的首都巴库积极发展多元化产业,由单一的能源出口转向鼓励旅游、房地产、休闲等第三产业发展,并于2017年开始承办F1大奖赛分站赛事,成为西亚地区目前唯一一个有资格举办F1的城市。

里海边壮观的F1赛道  

巴库迷人的夜景,宛如上海外滩 。  朱英涛 图

为打破外界对阿塞拜疆“守旧”、“避世”的刻板印象,政府在巴库还兴建了一系列的现代主义建筑,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火焰塔和阿利耶夫中心。

火焰塔(Flame Towers)是建于巴库山上的三座摩天大楼,最高塔的高度为182米,也是阿塞拜疆全境最高的建筑大楼,其如同舞动的火焰般的造型是对国名的致敬。每天晚上6点半开始,楼表面的LED灯光便开始呈现复杂纷繁的画面:热情的火焰、冷冽的水流、阿塞拜疆国旗三色和旗手挥舞国旗。火焰塔的跃动,在烈日落而未落之时,在天幕坠而未坠之际,映满了这片里海上的天空。

火焰灯光秀  朱英涛 图

国旗灯光秀   朱英涛 图

从火焰塔向东北行车15分钟,就来到了巴库又一令人啧啧称奇的新地标:盖达尔·阿利耶夫中心(Heydar Aliyev Center)。这座与北京望京SOHO有着相似天马行空风格的综合性展览中心,其设计者正是同一人——大名鼎鼎的扎哈·哈迪德。

“我们并不期望通过模仿或是复原历史而将城市与过去进行有机联系,而是要通过一个极具现代感的建筑设计重新解读历史在这个城市当下的意义。”阿利耶夫中心项目负责部门说。

这座文化中心分为多个区域:中心外部的广场上常年有摄影展,而内部则有可容纳1000人的大礼堂,此外还有一系列展览室、会议中心、图书馆和阿塞拜疆前总统盖达尔·阿利耶夫博物馆。

阿利耶夫中心  IC 资料图

内部柔美的线条和光线遍布一层大堂  朱英涛 图

盖达尔·阿利耶夫博物馆,玻璃橱窗内所陈设的礼物来自世界各国领导人。  朱英涛 图

中心外广场不乏有新人来拍摄结婚照  朱英涛 图

在对首都进行赛博朋克般地形象改造的同时,阿塞拜疆人并没有忘记他们的根——巴库老城。它是古波斯人最早定居的地方之一,可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并在2000年被列为世界遗产。

老城中的居民屋  朱英涛 图

整座老城至今仍保存完好,甚至部分房屋还依旧有人居住,而古城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少女塔。这是一座用于军事防御的高塔,在经历了几百年风吹雨打和刀光剑影的同时,也充满了浪漫的色彩。关于“少女塔(Maiden Tower)“这一命名,当地有五个不同版本的故事,其中最为流行的则是一个凄美的传说。

少女塔旁的微缩老城地图  朱英涛 图

途中最高的建筑即为少女塔,其形象似乎并没有名字那么浪漫。  朱英涛 图

传闻,古时曾有一支征服者大军包围了巴库,古城危在旦夕,而军队将军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位当地的少女。他承诺,如果少女嫁给他,他会不伤巴库一草一木。少女同意了他,但却要求在巴库最高的塔顶为市民们跳一支离别之舞。她舞若惊鸿,充满了哀伤和不舍,在最后一舞结束后,她便纵身一跃,从塔顶坠下而死。将军见此情形,终于醒悟到,就算破城而入,他也永远无法征服这里勇敢而自尊的人民。他解散了军队,离开了巴库,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自此,这座少女以身殉难的高塔,便被称作“少女塔”。

登高眺望老城和火焰塔  朱英涛 图

当我站在塔顶时,所见的与里海边大气现代的公路和高楼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象——脚下有上世纪的古董车在狭窄的小巷中穿梭,街区里是老旧的小屋和筒子楼鳞次栉比,山顶上有玻璃幕的塔尖迎着冷冽的海风飘扬。整座城并无任何大都市般的喧嚣嘈杂,只有远方传来的祷告声,在我耳边久久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