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璇]夏季音乐节|在“迷失上海”,这样的即兴让人流连忘返

时间:2019-07-14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鼓浪屿海角8号旅馆“任何看起来最新颖的事物,其实都有前身可循。”

当巴托克以这句话评论勋伯格与斯特拉汶斯基的时候,他是赞美而非贬抑,而我们也同样可以用这句话,称赞7月11日晚的“迷失上海”,这场结合(爵士)即兴与原创作品的演出。

即兴,本来就是古典音乐,以及任何音乐里极其重要的一环。

在巴洛克作品中,所有的“数字低音”都由演出者按照和弦指示即兴发挥。从古典到浪漫时期,作曲家也给予演奏者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许多协奏曲中的华彩奏(cadenza)到19世纪末仍鼓励演奏者即兴表现。直到20世纪中期,不少演奏者仍会在呈现作品时自行加入衔接段或前导段,随当场情绪气氛而每次不同。当音乐创作变得愈来愈讲求控制,甚至发展出“完全序列”掌控所有变项,作曲家又带回随机与即兴的概念,让音乐不至于因完全控制而失去人性。至于爵士乐,开始的定义就是即兴演奏。如果不能即兴,其实称不上爵士。

沃尼

在“迷失上海”中,钢琴家沃尼(Michael Wollny)所担任的独奏段落,无论是每段的前导,或乐曲中的华彩奏,全是他即兴而为。

在巴洛克与古典时期的协奏曲演奏中,独奏家其实会在乐团部分即兴加奏和弦与乐段。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沃尼也即兴参与了作曲家佑斯特(Christian Jost)所谱写的乐团部分。

佑斯特

沃尼拥有精湛的演奏功力,而他的即兴并非简单的和弦游走或手指跑动,而是相当扎实的“当场作曲”。他能熟练运用固定低音(ostinato)开展乐思,而其所使用的音乐素材,无论和弦或音型,也都和佑斯特的作品互相呼应。当他演奏到最后一段独奏,甚至又带回音乐会一开始他演奏出的阿拉伯风调式音阶与八度段落,不但小段落独奏有完善规划,整场演出也可说环环相扣、首尾呼应,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此外,沃尼运用的装置钢琴(prepared piano)与以手按/拨弦等延伸技法,也可和凯吉以及当代德国作曲家拉亨曼(Helmut Lachenmann)以降的作品相呼应,展现独到创新也见系谱传承,听来非常过瘾。

佑斯特的管弦乐作品几乎都有巧妙的声响设计,色彩变化尤为一绝,这次他为13件乐器谱写的小编制创作也不例外,以偏暗的木管创造夜晚感觉,又以小号带出都市现代风,高超配器手法更创造出不少足称魔幻神奇的效果。乐曲在颇见浪漫风情的旋律与和声下也有丰富的节奏设计,让整场演出灵活多变。

他显然相当了解沃尼的即兴创作手法与演奏特色,让钢琴家得以自由发挥,也让他已写好的作品(非即兴部分)言之成理,形成趣味横生的精彩组合。作为指挥,他带领上海交响乐团的团员带来细腻而富音乐性的演出,处处可见琢磨用心,也是演出成功的关键。

就像音乐会第二首返场曲,以先前某段落为基底再做即兴发挥,呈现和音乐会演出相当不同的演奏。对于这样的创作,我们需要的是再欣赏一次,看看每次即兴可以有多少不同,又能为非即兴部分带来怎样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