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西游]新版《狮子王》:真至毫厘,谬至千里

时间:2019-07-14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荷兰的国花是什么鉴于此前在导演乔恩·费儒(Jon Favreau)的访谈中看到,导演本人认为这部《狮子王》叫“真人版”或“真狮版”都不合适,叫什么版合适连导演自己都糊涂了,所以本文就用一个既绝对正确又了无新意的称呼,把1994年的《狮子王》称为老版,2019年的这一部《狮子王》称为新版吧。

新旧两版《狮子王》海报对比

对于一个曾经看老版《狮子王》多达三十遍的老影迷来说,这部新版《狮子王》的观影经历简直是一场灾难。整部电影在创意上的根本出发点是,要力求达到百分之一百的仿真效果。倘若这是做了一个科学实验,那无疑是成功的。片中出现的各种场景各种细节,谁也看不出来哪些是真的哪些是电脑做出来的——据说全部都是电脑做的,那就更厉害了。问题在于,这不是在做科学实验,而是在做电影啊。影片中所有动物的每一根毛发都逼真至极,结果是什么?不就是一部《动物世界》吗?至多是一部给动物们配了英语发音的《动物世界》。这种观感,从追求百分百仿真的这个蹩脚创意一开始,便已经被注定了。每次片中角色开口讲话时,都让人感觉嘴型对不上,好像那个声音不是从那张嘴里面出来的。可是反过来想,你认为一只狮子说话的时候应该是什么嘴型才对呢?问题还是出在一开始的创意上。

新旧两版狮子王木法沙配音均为詹姆斯·厄尔·琼斯

其一、表情变化

要不要做狮子的表情?这里便已经出现了两难选择。倘若让狮子脸上出现人一样的表情变化,那就必须放弃百分百仿真的这种极致追求;倘若想要保留百分百的仿真效果,那就必须让狮子的脸上出现的是狮子的表情,而不是人的表情。新版《狮子王》显然选择了后者。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结果是,我们听到的是带有喜怒哀乐各种丰富情感的台词对白,以及或宏大或优美或欢快或悲伤的各种插曲和配乐,而看到的,从头到尾一直都是狮子们脸上呆滞的表情。整部电影的声音和画面完全剥离二分了。看的时候我时不时的怀疑一下,这部电影是不是把老版《狮子王》的声音配搭在《动物世界》上了?

版《狮子王》中的小辛巴表情对比

当年老版的《狮子王》为什么能那么感染观众?直接原因是,片中那些狮子的脸上,呈现的其实是各种拟人化的表情,所以我们才会被它们的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变化感染到。我清楚的记得,当年和几个高中同学在一个叫做“录像厅”的神奇地方,第一次看老版的《狮子王》,没有字幕没有配音,从头到尾一句台词也没听懂,愣是被感动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一部电影能够感染观众的核心,是片中角色面部表情传达出的情感制造出来的共鸣。新版《狮子王》剑走偏锋,追求技术在“求真”这个维度上的极致,却丢掉了电影的艺术内核。

新版《狮子王》里的辛巴,你能指望一只狮子脸上出现什么表情?

其二、角色造型

“生动逼真”,这是我们常说的一个词。新版的《狮子王》至少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生动”和“逼真”完全是两回事。老版《狮子王》里丁满和彭彭这两个活宝角色,在造型上并不逼真,但是生动可爱。新版的这个彭彭——这不就是一头真的猪吗?有人会认为它比老版的可爱吗?

重要配角彭彭,新旧两版对比

花那么多力气做一头逼真的野猪出来,它和真的野猪相比,一样的看着脏了吧唧,一样的面目狰狞相貌丑陋,唯一的优势是它可以听导演使唤做各种动作配合表演,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这么折腾图什么呢?

老版中的其他角色也统统难逃厄运。那个咋咋呼呼的丁满不见了,变成了一只真的猫鼬;那只忠心耿耿的沙祖不见了,变成了一只真的大嘴鸟;那个疯疯癫癫的巫师拉飞奇也不见了,变成了一只真的狒狒……

新版《狮子王》里的辛巴和彭彭、丁满,动物园即视感

其三、歌舞场面

在这个问题上,新版《狮子王》可以说处处尴尬。九十年代这一批迪士尼动画片,从《阿拉丁》到《狮子王》一直到《花木兰》,可以说是好莱坞歌舞片传统的一次升华。拿《狮子王》里的反派刀疤和土狼一起唱的那首“Be Prepared”做个例子。按照动画片的创作规律,一定是音乐创作在前。有了歌曲,在动画片这个艺术形式里面,创作者几乎可以随意变换各种画面。不用考虑这一个场景和下一个场景的衔接问题;不用考虑某一个场景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光源、光源的方向从哪里来;不用考虑画面明暗变化甚至人物的大小变化是不是符合逻辑;不用考虑这些土狼怎么就突然能变成一支整整齐齐的队伍走方阵;机位变化、俯仰角度……所有这些都不用考虑,只要能凸显歌曲的情绪效果就行,画面可以任意想象天马行空不拘一格,而且这样做在影片中完全自然融洽自成风格。

老版《狮子王》中刀疤唱“Be Prepared”的片段,画面任意想象无须真实

新旧两版《狮子王》中的反派刀疤对比

但是,在一个百分百仿真的环境里面,这些都没办法做到。于是在新版《狮子王》里出现“Be Prepared”这首歌的时候,画面单调到了刀疤顺着石壁往上跳、土狼围过来;刀疤继续跳、土狼继续围过来……就这么单调的两个画面来回反复切换,什么效果都没了。后面的几首经典插曲命运同样如此。丁满和彭彭初遇辛巴唱的那首“Hakuna Matata”,全然不见老版的那份欢快肆意;辛巴重逢娜娜时的那首“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完全感觉不到彼此之间的那份美好爱意,这一切都是追求百分百仿真惹的祸。

老版《狮子王》里辛巴和娜娜重逢场景,笔画简单却感情生动

我本人并不怀念旧的技术,有了CD以后就不需要磁带了,有了数码相机以后胶卷也退出历史舞台了,前些年电影界还有人探讨胶片和数字摄影各自的优劣,这些年也消停了。问题在于,倘若我们把一部电影或者动画片当成是一件艺术作品来欣赏,想要从中获得一种审美层面的快感,让技术为艺术服务,这个宗旨是不能本末倒置的。这部新版的《狮子王》在技术上无论再怎么具有里程碑意义,在艺术上,相信很快便会被人遗忘。

许多年以后,我头脑中会记得的《狮子王》,依旧会是老版的这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