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前线好玩吗00game]导演邱礼涛:没有哪一种电影是真爱,希望拍的每一部都不同

时间:2019-07-12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火烧赵家楼

《扫毒2》海报

7月10日,《扫毒2》来到上海路演,无论影院还是商场,所到之处人流密集,人群尖叫声浪高到几乎没有人在意台上的邱礼涛、林嘉欣、卫诗雅等主创说了些什么。此起彼伏的声浪高呼着“刘德华,我爱你”。这是刘德华伤后首次复出宣传的电影。2017年他受伤也恰逢上一次他与邱礼涛导演合作的《拆弹专家》的宣传期,他录了VCR在现场播放,承诺邱礼涛,“我会好快就跑跑跳跳、谈谈笑笑又出现啦!”

《扫毒2》上海路演,林嘉欣、刘德华、邱礼涛和卫诗雅

《扫毒2》上映一周,票房破7亿元,且连续7日蝉联日票房冠军。香港扫毒枭雄的势头甚至比好莱坞的超级英雄更猛,结合片中的角色,刘德华说自己饰演的余顺天是“扫毒蝙蝠侠”,“让蜘蛛侠都回避。”

“刘德华,超级大明星嘛,超级大明星会有很多粉丝。”邱礼涛谈起和刘德华的合作,说总有惊喜的火花。1991年第一次合作《中环英雄》,那是邱礼涛第一部票房过千万的电影,他将其形容为“第一次尝到商业上的大甜头”。而上一部《拆弹专家》,五一档拿下四亿票房,也成为邱礼涛从影生涯中票房最高的影片。眼下《扫毒2》再创新高,他倒是显得很淡定,“有大明星,大制作的电影,就会有大的宣传。对我来说,也没有特别高兴,我拍了那么多电影,成功过,失败过,已经看得很淡了。”

从早年拍摄《人肉叉烧包》、《伊波拉病毒》等在影迷心中至今脍炙人口的港产cult片,到如今操刀《拆弹专家》《扫毒2》这些斥资不菲也颇受主流观众认可的大制作,邱礼涛好像有些变化又好像没变。他变得更“主流”,但依然保持着自己某种“剑走偏锋”的愤世嫉俗。

活动现场,邱礼涛、林嘉欣、卫诗雅和刘德华

传统警匪题材中探讨“法制”

在已经被拍了个底朝天的警匪类型片里,警察和毒贩的故事很难再翻出新花样。“扫毒”系列似乎很有野心在这个经典黄金类型中打开新的空间。上一部陈木胜导演的《扫毒》将目光更多聚集在卧底自身的矛盾和软肋上,几番反转浓墨重彩刻画的兄弟情感让《扫毒》成了部节奏甚至有些过于缓慢的“纠结”警匪片。而这个系列的第二部,到了邱礼涛手里,又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气质。

除了传统的警察毒贩天然二元对立的身份之外,刘德华饰演的余顺天是个非黑非白的关键人物。早年的黑道背景,“洗白”后的社会名流身份,富裕到可以凌驾法制之上的身家……余顺天像一个香港版的“布鲁斯·韦恩”,有钱任性地自行宣判“正义”。“声张正义还是教唆杀人?”电影借人物之口提出这样的疑问,也借人物之口说导演的心声,“这个世界还不够荒唐吗?”

《扫毒2》剧照

“当然我做每个电影都希望放一点新的东西,”邱礼涛谈及自己接到这个项目之初,打磨剧本的阶段就花了很多时间去摸索和确定人物的内心。“我是希望在一般警匪片的基础上可以讨论一些关于法制的问题。警察是在法制系统之内,但他们有很多事情没办法做。余顺天在法制系统之外去做这个他自认为正义的事情,但他的做法就是违法。”这样的设定给了电影天然的戏剧张力,“我们在现实里就是能够看到有时候法律是没办法惩罚一些坏人,那在两种正义之间我们应该选择哪个?”另外,邱礼涛说他还想探讨“在一个所谓的文明社会中,我们有所谓的公义,究竟应该是怎样的顺序?可能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要误杀一个好人,还是杀错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怎样才更对?”

一些熟悉邱礼涛作品的观众能从中看出些他过往作品的痕迹,以暴制暴的“私刑”在他过往的影片中也常有表现。上世纪90年代古天乐主演的《夜叉》就讲一个由缉毒警身份“黑化”的暴力执行者。大多数邱礼涛电影里,正义都没有得到声张。

邱礼涛承认,这次他也有意弱化了警察的作用,无论是刘德华饰演的大佬还是古天乐饰演的毒贩,力量感都明显强于警察的一方。“坏人什么都可以做,好人不能无缘无故就打人。为什么我们说好人难做?因为好人有道德。”也正因为如此,邱礼涛一直以来在审美上也更偏爱去塑造一些“坏人”,“坏人是更肆意的,你要说的力量是什么,可能就是他是更‘自由’的。”

《扫毒2》剧照

不想做“成功的警匪片导演”

片中一场地铁飙车戏在香港地铁中环站里展开,这是令观众眼前一亮并印象深刻的戏。追车戏是当今动作电影的标配,要拍出一场有新意的追车戏并不容易。邱礼涛在这方面依然用心。

“我就是想要找到一个离我们很近的,同时又非常封闭的空间,让两个世界近在咫尺又完全隔绝,让他们去展开对决。”基于这样的诉求,邱礼涛想到地铁管道。

为着这场戏,剧组耗时3个多月,上千人专业团队在香港著名地标启德邮轮旁1:1搭建了3000多平方米的中环地铁站。

上一次,邱礼涛和刘德华合作《拆弹专家》,也是花大工程搭出整条红磡隧道再炸掉。曾经被媒体们评价为最精于“小成本制作”的邱礼涛显然拍大手笔也毫不逊色。问他现在有没有更大的野心拍更多大制作,邱礼涛连连否认,“不要不要,我还是希望尽量拍小品。如果每一部都拍大制作,我不会喜欢的,我还是喜欢小成本的东西。”

邱礼涛甚至有点“害怕”在某种类型上过于突出的成功,“其实我也有点苦恼,《拆弹专家》票房好,后来很多老板就找我拍警匪片,我很怕这样。现在《扫毒2》票房好,我告诉你未来一年我肯定不会拍警匪片了!当然我每拍一部我都是希望它成功的,所以万一如果我下一部警匪片又成功了,那我下辈子都是拍警匪片了,那我不要,对我来说是折磨。”

《扫毒2》剧照

“未来一年”对普通导演来说可能仅仅是个筹备期,但对邱礼涛这样的“快手”导演来说,已经是一个比较长的创作周期了。这位高产的导演,今年已经上映了三部电影,《新喜剧之王》(联合导演)、《家和万事惊》和《扫毒2》。一年三四部电影对他来说是常态,最多的2004年,他拍了六部电影。虽然早年也被贴上过“B级片教父”这样的标签,但邱礼涛的电影着实是难以归类的,他可以一面拍着无厘头逗乐喜剧,转头就来一部吓死人的恐怖片,无缝衔接现实主义边缘人群的文艺片,转头再给你拍一场纠结的恋爱。

“没有哪一种电影是真爱,我就是希望我的每一部都不是同一种类型,可以一直拍不一样的,总是拍一个类型就很闷。我作为观众我也喜欢看不同类型的电影。”

已经六十岁的邱礼涛依然是个工作狂,生活和电影早已无时无刻不可分离,“如果不是到外地,在香港三天休息对我来说足够了。”而且,休息的时候他也歇不下来,“看看书或者在街头走走,看到感兴趣的主题又想着怎么把它拍成电影,走在路上随时也在观察,看到个什么有意思的事就拿手机出来拍,所以很难分开,一个做电影的人,可能随时都活在那个状态中,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样算是休息。”

早年有记者问过他关于为何如此“高产”的问题,他说想拍多一点片子多赚钱。而如今邱礼涛倒是对赚钱淡然了不少,上一部他自己还挺喜欢的纯正港味小品《家和万事惊》,虽然吴镇宇领衔主演的阵容也不错,但票房和口碑都不如人意。因为兴趣太广,要拍的片子太多,邱礼涛说也就顾不上票房了,“我就管自己闷头拍片,每个电影上映有它自己的命。”

如今回想,邱礼涛说自己“很幸运25岁就当导演。如果20多岁给我这些成绩,我肯定会很开心。现在让我面对票房的情况,我开心但也没有太开心,毕竟做电影这么多年了,也拍了那么多部,可能对这个方面的热情被稀释了,有的成功,有的失败,现在年纪大了,就剩平常心了。”他狡黠一笑,“所以说,成功还是年轻一点就拥有比较好,年轻的时候尝成功的滋味更尽兴。”